中婴网 母婴专业人士每天都在用的平台
关注微信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孕婴童资讯中心 > 行业 > 正文

商场购物中心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托儿所?

2019-07-15 13:15   来源:RET睿意德、前瞻产业研究院、商业亲子志等综合

  那些由姥姥姥爷爷爷奶奶轮番带孩子,假期、平日最好的去处是哪里?据联合国测算,中国儿童人口至2020年将达到峰值2.61亿人,未来“熊孩子”经济不容小觑。除了儿童零售、娱乐、教育等,属于生活服务类的幼儿园、托儿所或许也将成为购物中心新兴业态。

  像在美国、日本等一些国家,一些写字楼里会针对孩子不到上学年龄的父母提供托管儿童服务。日本购物中心引进幼儿园、托儿所也并不少见。为应对都市内幼儿园、托儿所数量的不足,2014年底日本永旺在旗下购物中心开设首家保育所,不仅面向社内员工,同时也开放给大众,并计划在2018年春之前实现全国48都道府县的购物中心均引入该措施。

  长期以来,购物中心的主要流量都集中在周末和节假日爆发。工作日流量不足,儿童业态的问题尤为显着,存在着客流吸引力较低、会员维护难、盈利能力不足等问题。近期首店研究发现,儿童业态品牌正在致力解决这些问题,并产生了多种创新模式。这些创新的背后蕴含着儿童业态怎样的趋势?什么在驱动着儿童业态的发展变化?

  重庆购物中心和百货商场宠儿

  “如今,儿童业态正逐渐成为诸多传统百货,乃至新兴购物中心家庭式消费的重要带动力量。”重庆市零售商协会秘书长李运杨介绍。

  据不完全统计,重庆主城区的儿童业态主要集中分布在解放碑、观音桥、南坪、沙坪坝等大型商圈的近20家购物中心和商场。

  这些地方的儿童业态涵盖了儿童娱乐、儿童零售、儿童教育、儿童服务等类别,主要包括主题乐园、室内软体游乐、早教培训、儿童DIY、儿童摄影、素质拓展等项目。

  “过去,儿童消费主要以儿童用品买卖交易为主,并没有很深入地关注这一特定消费群顾客的核心需求点。”李运杨表示,近几年,随着网购对实体销售的冲击,竞争的激烈加剧,各个商场、购物中心都想增加自己的特色,聚集客源,于是都发现了儿童消费这块香饽饽。

  儿童业态发展至今,大致经历了由重视零售、重视教育、再到重视体验与参与感的过程。在一二线城市,儿童业态多元化、复合性趋势明显。

  上海开出三家儿童业态亲子餐厅

  2019年第一季度,上海开出三家儿童业态首店:QiQi Hut 绮乐堡亲子餐厅、TINO Premium Kids Cafe 亲子餐厅和 Yeva House宜娃之家亲子餐厅。

  亲子餐厅首店的“扎堆”出现与其说是餐饮在儿同领域的显着趋势,不如说餐饮是传统儿童业态基础上的延伸。

  上海开出的这三家亲子餐厅首店均为融合了多种业态的复合功能门店,QiQi Hut 绮乐堡和 Yeva House 宜娃之家均包含餐饮、游乐区、学习(阅读)区等多个功能区域;TINO Premium Kids Cafe 除餐饮外还包含游乐区和服务类业态,如儿童 Spa,为目标客群提供多元的内容体验。

  实际上,亲子餐厅的经营并非以餐饮为重心,而是更多地以配套服务的形式呈现,儿童娱乐依然是亲子餐厅的核心竞争力。

  在盈利模式上,这些亲子餐厅多采用会员制或门票制,即以固定价格在规定时间内使用店内设施及用餐。从营收的角度来说,餐饮部分也并非是盈利的主要来源,其加入的主要功能是形成体验消费闭环。

  餐饮在儿童业态中的另一作用是制造高频场景。由于时间限制,亲子共同出行与活动实际上是低频场景,购物中心的亲子业态常常面临工作日冷清的现象,而餐饮功能制造的高频消费场景可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全时段客流。

  创新型儿童业态模式

  教育类儿童业态虽然并非近期才有的创新模式,但其在学科上的细分趋势愈发明显。2017年,上海开出长颈鹿戏剧主题美语中心、睿乐园新加坡自然科学体验、兜兜侠悦读森林绘本馆等首店,教育内容涉及语言、科学、美术等多个学科领域。

  在经营上,儿童教育相对娱乐来说消费到访频率更为稳定,面积要求更宽松,尤其是像上述学科类教育首店,相比舞蹈等素质教育。

  学科类教育不需要过大的面积,更容易形成规模以进行盈利,因此,未来的购物中心或可见到更多的细分学科的儿童教育业态。

  受欢迎的儿童业态: 教育+文化

  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员程野认为,我国儿童和青少年人口众多,特别是受全面二胎利好预期,室内儿童游乐园行业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一些企业与室内儿童游乐园相结合市场,满足儿童文化娱乐需求,最好能将教育、文化等有效地结合一起。

  “托儿所”作为一种服务性机构,已经基本从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消失。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中国父母即使愿意出高价,也很难找到接受未满三岁孩子的托儿服务。虽然一些幼儿园提供日托服务,但数量有限,而且对小孩入托年龄有严格限制。目前市场上的幼托模式、水平参差不齐、且各种模式都存在一定短板。

  私人幼托班:这类小机构普遍布局在居民楼内,虽然满足了接送距离问题,但专业度、服务标准、安全系数以及教研体系都十分欠缺。

  幼儿园托班:幼儿园的管理体系相对成熟,但招生月龄普遍限制在2周岁之后,且由于儿童年龄不同,也就存在教学、日常服务的脱轨现象。

  附属于早教中心的托班:服务对象一般是早教中心已有的客户,因为之前的服务基础,客户和机构之间的沟通一般比较顺畅,基本能满足到客户的需求。但在场地设置和服务的细节来看,无法在专业上做到精准细分。

  专门只做托班的机构:即托育机构,将早教内容融合到日常托育中,但行业仍处于早期摸索阶段,标准化相对缺乏。

  可见,近十年伴随着政策、资本、以及行业自身的业务调整,各种形态的大小机构都在默默耕耘自己的绝对“壁垒”。

  对于儿童教育,中西方培育观念不同,西方更强调独立自主、自由探索和领导力的培养,现阶段的国内还处于强调亲子互动、陪伴式教育对孩子心理健康的重要性,这也是为什么更多宽阔的户外游乐场在西方被发现,而国内的室内游乐设施更注重安全与家长监护。对于商场购物中心会不会成为一个新兴的托儿所,还有待观察。

  来源:RET睿意德、前瞻产业研究院、商业亲子志等综合

中婴网移动版
标签托儿所 儿童业态
编辑:樊萍

在线咨询

寻找母婴专业人才
查看最新招聘信息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