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孕婴童资讯中心 > 行业 > 正文

去年我国出生率跌破1%,影响几何?

2021-11-25 09:50   来源:新财富

  近日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21》显示,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创下了1978来的新低。

  同期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生率-死亡率)仅为1.45‰,同样创下1978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根据年鉴,2020年相比2019年,全国人口净增204万人,而前一年增量还高达467万,2018年增加了530万人。

  11月20日,“去年我国出生率跌破1%”登上微博热搜榜。

  一、疫情影响生育数据

  人口学专业期刊《人口研究》今年5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出生人口变动影响》数据,2020年1-9月的出生人口已经较往年同期走低,但受疫情影响,2020年11-12月的出生人口较1-9月又出现了大幅下降。文章作者认为,2020年初的疫情暴发严重抑制人们的生育计划,导致了年末的出生人口大幅下降。

  据悉,2015年,中国建立了出生人口监测数据库,完善了人口监测体系,这为监测分析疫情对生育的影响提供了可能。

  以2015年的情况为基础,研究者发现:

  2016-2017年各月的出生数量都大于2015 年,呈整体增加趋势。这主要是因为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带来的二孩生育数量增加。

  2015年底,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宣布实施“全面两孩”生育政策。根据出生人口监测,2016年的出生人口迅猛增长更多体现在后半年,2017年平均体现在各月,但增长幅度已低于全面两孩政策实施的第一年(2016年)。

  但从2018年开始,各月的出生人口就已经开始少于2015年同期。

  相较而言,2018-2019年的月出生人口数量下降相对温和,约在10%-15%左右。而2020年的月出生人口降幅迅速加大,1-9 月降幅已达20%-30%,11月和12月由于受疫情影响,出生人口数量比2015年同期减少45%以上。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翠玲介绍,新冠疫情除影响人类死亡水平、降低人类预期寿命外,还进一步压低生育水平,改变后疫情时代的人口结构。

  她认为,虽然疫情隔离可能会导致一定的意外怀孕和非计划妊娠,但受疫情引发的群体心理焦虑和生计担忧,年轻群体的就业、收入状况不确定性明显加剧,婚育安排进一步延后或取消,女性的生育养育困境进一步加剧,导致新冠疫情这一突发性外部事件的爆发,加速了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和生育率的下行。

  与此同时,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重已经达到13.5%,比2019年增加1297万人。15-64岁的人口数量则由2019年的9.9亿下降到了2020年的不到9.7亿,减少了2681万人。

  据中国新闻周刊,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现在数据还是“正”的,自然增长率是1.45‰,2021自然年度还没过去,出生人数和死亡人数的绝对数还没有公布,那就是一个相对数。

  2019年死亡人口是980多万,但因为人口老龄化,它这个数每年是上升的,去年出生人口是1200万,今年要是低于1000万的话,那就有可能进入负增长。

  陆杰华认为:人口无论是总量还是结构对社会经济发展都是基础和全局战略性的变量。人口是个慢变量,实际上会作为一个长周期影响几十年。对人口红利、养老金、养老照料等方面都会带来持续性的挑战。

  二、前三季度结婚对数相比2019年下降17.5%

  据民政部近日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民政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共有588.6万对新人登记结婚。相比2020年同期的589.4万对下降0.1%。

  与2019年前三季度713.1万对的结婚对数相比,今年前三季度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124.5万对,降幅达17.5%。

  从年度数据来看,2013年全年结婚登记1346.9万对,达到近十年的历史高位,其后7年结婚登记人数连续减少。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数据为813.1万对。仅为2013年的60%。

  民政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离婚登记人数为96.6万对,也就是说,第三季度全国离婚登记人数为61.8万对。

  需要说明的是,相比结婚登记,离婚有民政部门登记离婚和法院判决、调解离婚两种途径,这里统计的是民政部门登记离婚的数据,是离婚总人数的主体。

  根据光明日报10月报道,共青团中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课题组针对2905名18-26岁的未婚城市青年,通过问卷调查、深度访谈等方式,围绕他们如何看待恋爱与婚姻,婚恋意愿的背后存在哪些担忧等进行了深入调查。

  调研中,对“你将来会谈恋爱吗”的问题,12.8%的青年选择“不谈恋爱”,26.3%的受访者表示不确定。对于“你将来会结婚吗”,25.1%的青年选择“不确定”,8.9%的青年选择“不会结婚”,即有34%的青年不再认为结婚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此外,有近三成受访青年从未谈过恋爱。进一步分析发现,女性的结婚意愿明显低于男性。女性表示“不结婚”和“不确定会不会结婚”的人数占43.92%,比男性多出19.29%。

  三、国家卫健委:

  今年的出生人口和生育水平仍会呈现走低的趋势

  今年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于学军在介绍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有关情况时表示:

  在过去十年,中国的出生人口和人口生育水平波动很大,我们刚刚知道了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时候,当时出生人口大概是1600万,这期间实施了单独两孩政策和全面两孩政策,取得了积极成效。

  2016年、2017年这两年出生人口都在1700万以上,特别是在2016年超过了1800万,也是我们到了2000年以后这二十年中比较高的一年。但是到2018年以后,却出现了连续三年下降的情况,而且下降的幅度很大。特别是“七普”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出生人口数量是1200万,总和生育率是1.3%。

  根据我们对2021年上半年人口出生监测的情况来看,今年的出生人口和生育水平仍然会呈现走低的趋势。与此同时,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未来一段时期,将持续面临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压力,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目的就是防止出生人口进一步下滑,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安徽已经注意到了出生人口下降的问题。

  前一段时间,“安徽出生人口呈现断崖式下降”,这句话出现在《安徽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的说明中,相关内容迅速成为网络热搜。

  2021年9月27日至10月26日,《意见稿》向公众征求意见。说明中提到,2017年至2021年安徽省出生人口分别为98.4万、86.5万、76.6万、64.5万、53万(预测),年增长率为-12.1%、-11.4%、-15.8%、-17.8%,出生人口连续4年减少,安徽省人口形势极为严峻。

  11月19日,安徽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安徽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表决稿)》(以下简称条例)。《条例》将于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条例》规定,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夫妻现有三个子女,有子女经鉴定为残疾且医学上认为可以再生育的,可以再生育。依法收养子女的夫妻或者再婚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

  值得关注的是,在奖励与社会保障方面,《条例》规定,符合法律规定结婚的职工,在享受国家规定婚假的基础上,延长婚假十天。婚假期间,其享有的工资、奖金、福利待遇不变。

  对符合本条例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应当给予以下奖励:女方在享受国家规定产假基础上,延长产假六十天;男方享受三十天护理假;在子女六周岁以前,每年给予夫妻各十天育儿假。职工在前款规定的产假、护理假、育儿假期间,享受其在职在岗的工资、奖金、福利待遇。

  《条例》规定,妇女妊娠、生育和哺乳期间,享受国家规定的特殊劳动保护。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为因生育影响就业的妇女提供就业服务,保障妇女就业合法权益。鼓励用人单位制定有利于职工平衡工作和家庭关系的措施,依法协商确定有利于照顾婴幼儿的灵活休假和弹性工作方式。

  四、低人口出生率已成为普遍趋势

  近年来,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等国人口出生率持续位于低位水平,低人口出生率已成为全球多国人口发展的普遍趋势。

  以韩国为例,现如今韩国国内已经出现明显的人口萎缩的现象。据韩国媒体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去年的总人口大约在5200万人左右,韩国的新生儿大约有27万人,而韩国去年的死亡人口约为30.8万人,同比2019年的数据相对比,韩国去年的生育率下降了10%,而死亡率则是提高了3.1%。

  此外还有美国,去年美国国内有大约360万的新生儿,而在2019年,美国新生儿的数据为374万。美国的生育率已经连续六年出现明显的下降趋势,远低于正常的人口迭代水平,美国疾控中心表示,现如今美国每天死亡的人数要远超出生的人数,美国的生育率正创下美国有史以来的最低纪录。

  五、鼓励措施全面推行

  人口问题始终是“国之大者”,处理好人口规模和结构的关系至关重要。

  冯文猛说,从长期来看,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要着重做好三方面工作:

  一是要进一步完善人口生育政策及配套措施,尤其要尽可能降低生育、养育和教育成本,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

  二是要创造条件,稳步推进延迟退休等政策改革,鼓励中老年人更好发挥作用;

  三是要提升国民教育水平和全民健康水平,不断提高人口素质,挖掘人才红利。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有关调查,我国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子女数为1.8,只要做好相应的支持措施,实际存在的生育潜力就能发挥出来。”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此前表示。

  1. 生育方面

  今年7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提出,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实施三孩生育政策。

  各地纷纷探索可行的鼓励生育措施。例如: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为生育二孩、三孩家庭在购房方面提供4万元的政府补助;北京市朝阳区对区内多孩家庭优先配租公租房。

  2. 教育方面

  国家发改委2020年和2021年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16亿元,发展普惠托育服务,支持建设了16万个示范性托位,减轻家庭养育负担。托育服务指的是是半岁到3岁的婴幼儿不再由家里老人或者专职爸爸、妈妈来带,而是进入社会化的育幼服务机构。

  另外,今年7月,全国正式推行“双减”政策,要求持续规范校外培训,旨在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其中各项措施的推行也有利于提高大家的生育积极性,降低养育难度。

  3. 医疗方面

  医疗方面的配套措施同样影响着大家的生育意愿,看病贵是当前民众反映强烈的问题之一。为减轻国民的降低群众用药负担,完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近年来,药品集中采购工作不断推进,对促进药价回归合理水平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4. 住房方面

  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坚持“房住不炒”的定位,突出住房的民生属性,提出加快完善以公租房、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为主体的住房保障体系,明确了保障性租赁住房基础制度和支持政策,推动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促进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专业人士指出,从全球层面看,在现代社会,人口生育率的不断下降,主要原因是生活成本的提高经济压力遏制了人们的生育意愿。受多种因素影响,我国近年生育率也不断走低。

  但国家目前从顶层设计入手、多措并举,除放宽生育政策外,在住房、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出台相关政策举措,加快构建生育支持体系,力争减轻居民生活、生育负担。长期来看,随着多项举措的逐步见效,未来中国生育率的探底回升依然可期。

中婴网移动版
标签人口出生率 中国生育率
编辑:王珂

在线咨询

寻找母婴专业人才
查看最新招聘信息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