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婴网 母婴专业人士每天都在用的平台
关注微信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孕婴童资讯中心 > 行业 > 正文

“高价抢奶”背后:奶源持续紧缺 乳品消费增长

2021-04-12 17:55   来源:乳业资讯网

  受饲料等成本价格增长、需求上涨多种因素影响,自2020年5月至今,原料奶价格掀起一轮上涨势头。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20年5月第五周均价为3.53元/公斤,2021年3月第四周为4.29元/公斤,上涨21.5%,超越了历史高点。

  天津、山东地区奶农介绍,每到6月天气炎热时,奶牛产奶量会因热应激效应而下降,一些南方乳企由于缺奶会临时到北方地区高价收奶,去年奶价最高时可达到7元/公斤,高出合同奶价1/3左右。一些奶农在高价诱惑下可能会不再执行与大型乳企签的收奶合同或不再续签,进而影响乳企的奶源稳定性。

  在业内看来,随着地方政府及下游乳企对奶牛养殖扶持力度的不断加大,乳业上下游的利益联结将更加紧密,未来“抢奶”的难度将越来越大。而“高价抢奶”背后,是我国奶源紧张、乳制品消费的持续增长。

  乳企暂未受“抢奶”影响

  “‘高价抢奶’现象一般发生在每年的6月-10月,多是南方乳品企业来收。”天津奶农刘向东(化名)告诉记者,每到夏季,奶牛产奶量就会因热应激效应而下降,“南方更热,夏季用奶量还大,因此从2000年起就有乳企到北方来临时收奶。”

  去年夏天严重缺奶时,有“奶贩子”给刘向东开出的奶价超过6元/公斤,较同期合同价和地区指导价高出1/3左右。山东奶农李振(化名)也向记者证实,北方地区的公斤奶价多在4元/kg,而南方乳企给出的临时收奶价能达到6.5元/公斤,最高时能达到7元/公斤。刘向东口中的“奶贩子”,实则是替乳企临时收奶的中间人,收奶手续也正规齐全,但是他们会在收奶价基础上再加一些“服务费”。

  在保证完成大乳企收奶合同的情况下,一些奶农偶尔会卖给“奶贩子”一些奶,因为对方给出的价格“确实有诱惑力”。而在高价诱惑下,一些奶农会单方面撕毁与大乳企签署的收奶合同,或者到三四月份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签,“这样一来就会影响北方乳企的正常收奶”。刘向东和李振说,不过今年到目前尚没有碰到临时收奶的“奶贩子”。

  伊利、蒙牛方面向记者证实,目前企业收奶情况稳定,合作牧场没有发生因“高价抢奶”而影响奶源供应的情况。

  卖奶出省难度越来越大

  据了解,奶业格局已经发生变化,“高价抢奶”的实施难度将越来越大。近年来,国内奶价处于高位运行,奶农整体上对奶价较为满意。与此同时,乳企一方面加大了自有奶源比例;另一方面加大了对合作牧场的扶持力度,如为奶农贷款免费做担保,给牧场提供低息资金等,双方利益联结更加紧密。

  “养牛需要稳定,不是多卖多少钱就能把牛养好。”刘向东坦言,尽管南方乳企给出的临时收奶价有一定诱惑力,但他更看重与大乳企的长期稳定合作,“我们通常一次签一年的合同,乳企在合同期不间断地收奶,而南方乳企多数是缺多少收多少。”

  李振也向记者证实,南方乳企收奶“不保稳定”,通常只在缺奶时签半年合同,“剩下半年的奶价跟北方市场持平”。

  而且,近年来乳企对牧场提供了多项扶持政策。例如,君乐宝通过担保银行贷款、借款的形式鼓励合作牧场改善奶牛养殖条件,扩大养殖规模;蒙牛2020年疫情期间累计向合作牧场发放30亿元免息资金,伊利也计划未来5年投入300亿元扶持上游奶业发展。

  李振说,当然,奶农在不违反合同的情况下有权向外地乳企卖奶,但往往不受地方政府或奶协的支持,比如有的地方奶农可能因此享受不了政府补贴。

  奶源紧张为“抢奶”主因

  业内认为,当前奶源紧张、乳制品需求旺盛,是“高价抢奶”背后的主要原因。

  我国规模化牧场主要以荷斯坦奶牛养殖为主,据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介绍,在经历2015年-2018年的调整期后,我国奶价自2018年触底反弹,奶牛养殖行业步入景气周期。2020年,我国荷斯坦奶牛存栏量增至520万头,奶价也从2018年底的不足3.5元/千克,上涨到2021年3月的4.29元/千克。

  在需求端,中地乳业财报指出,乳品行业自2020年下半年出现逆势增长,疫情使公众饮奶习惯得到加强,一二线城市消费升级延续,三四线城市和县乡市场渗透率也得到提升,巴氏奶等各主要品类升级态势明显,由此带来相对稳定的增量。

  目前拉动国内乳制品需求的主要是四五线城市和乡镇市场,而增长的主要品类是中低端价位的巴氏奶、酸奶等低温乳品,即增量乳品的价位与增量消费人群的消费水平相对等。

  在奶源紧张的情况下,下游乳企对优质奶源的争夺也越发激烈。他们不仅仅自建奶源基地,也会通过收购和兼并来扩大奶源。

  2020年5月,新乳业宣布通过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及现金方式,收购宁夏单体规模最大的区域性乳企寰美乳业100%股权,交易对价约17.11亿元。7月,蒙牛乳业认购拥有国内最大有机原奶基地的中国圣牧约11.97亿股,成为后者的单一最大股东。伊利股份紧随其后,对中地乳业进行全面要约收购,并计划在收购完成后将中地乳业从港交所私有化退市。9月,国产奶粉行业龙头中国飞鹤也宣布,将要约收购其长期合作的原奶供应商原生态牧业。

中婴网移动版
标签高价抢奶 奶源紧缺 乳品消费
编辑:李娜

在线咨询

寻找母婴专业人才
查看最新招聘信息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