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 推动母婴产业战略升级 品牌营销数字化管理旗舰品牌 全球1200家企业信赖之选 防伪·溯源·防窜·营销 多业务一并解决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孕婴童资讯中心 > 百科 > 正文

全新一代铁剂即将闪亮登场

2022-05-25 15:13   来源:小木郎   作者:小木郎   品牌:小木郎婴童营养食品

  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亲体铁材料

  Slolron® USDA有机认证

  大豆来源的铁蛋白

  这是由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开发的豆铁材料,以便于儿童和老年人摄取为理念。

图片

  什么是铁蛋白?

  铁蛋白是被蛋白质包裹的储藏铁。和其他的铁素材不同,不产生便秘和老化的元凶自由基,对身体温柔,吸收好这一点是特点。这是专为容易受到自由基的影响,容易缺铁的女性和儿童而设计的铁材料。适用于孕妇、儿童和女性运动员的铁补充营养品。

  铁蛋白是储存在肝脏和脾脏中的【储藏铁】。也被称为第三营养铁。如下图所示,这种铁蛋白是由一种叫apofelitin的水溶性蛋白质包裹着纳米生物铁的结构。

  在人体中储存的铁蛋白在需要铁的时候释放铁,为血红蛋白提供铁。另外,摄取的铁被血红蛋白吸收,作为铁蛋白储存起来。血液中也有微量的铁蛋白存在,反映体内铁储存量变化。因此,血中的铁蛋白值,近年来也成为隐形贫血“潜在铁缺乏”的指标。而且,女性贫血多是因为体内的铁蛋白量比男性少。

  20世纪90年代初,人们发现大豆等豆类中也存在铁蛋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伊丽莎白·瓦尔茨教授等人开始对铁蛋白在人体内的利用能力和生物体内动态进行研究。这就是大豆来源的铁蛋白作为营养铁的研究的开始。

图片

  铁蛋白,是血红素铁吗?

  铁蛋白与血红素铁的结构不同,属于非血红素铁。但是,它和血红素铁一样,是一种特别的生物铁,作为储存铁在人体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非血红素铁,是被蛋白质覆盖的分子量20万以上的高分子铁,性质接近血红素铁(分子量约1万)。

图片

  在伊丽莎白·瓦尔茨教授的研究小组的报告中,通过对人类进行的试验,发现了豆类等植物型的铁蛋白。

  证实了铁蛋白在生物体内被用于血红蛋白。另外,该铁的吸收率与血红素铁和硫酸铁(医药品用)的吸收率差不多,约为30%(2006分子量:约1万年)。

  分子量:20万以上Anti-AgingPro Corporution

  一般来说,铁材料的吸收性是血红素铁好,非血红铁不好。另一方面,它的吸收性是作为食物摄取的情况,另外,像铁蛋白那样,为了肠道吸收不需要还原成二价铁的铁被排除在外。

  具体到无机铁剂和铁剂的吸收性进行比较的研究报告中,铁缺乏时的非血红素铁的高吸收性的报告正在形成,铁缺乏时,无机铁剂的吸收性高的情况也被报告。在铁缺乏的时候,可以预测铁蛋白也会有同样的倾向,会表现出与无机铁制剂同样的吸收性。

  铁的副作用

  很多女性讨厌铁(主要是无机铁)。原因是它的副作用。

  有很多副作用,如恶心、呕吐、上腹不适、胃痛、腹泻、食欲不振、便秘、烧心等。

  其副作用是,铁发生离子化的时候,2价的铁离子代替3价的时候的芬顿反应产生的自由基带来的,产生的自由基会损伤肠胃黏膜。

图片

  因此,尽管孕妇对铁的需求量是怀孕前的2倍,但对便秘难以避免的孕妇,也会产生回避铁剂的问题。铁是不可或缺的营养素,因此需要开发出副作用少的原材料。

  铁蛋白的吸收机制:温和铁的理由

  铁通常会变成铁离子,由肠管吸收。铁离子会产生强自由基,产生各种副作用(胃胀、便秘等)。另一方面,铁蛋白通过一种叫做内细胞吞噬(右图:图像)的特殊吸收机制,以高分子的状态被吸收。它大的特点是不产生铁离子特有的自由基而能吸收。

图片

  获得专利的铁材料

图片

  确立、以及定量分析方法,并开发了制造方法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伊丽莎白·瓦尔茨教授团队(第5896543号专利,wo2013102054a1フェリチン单离、使用、及分析的方法)。目前已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获得专利。

  豆(豆果中)的铁蛋白含量

  生的和晒干的豆类中含有铁,如下表所示,并且富含铁。而且,我们知道,铁蛋白不耐加热。因此,提取也很困难,必须在不加热的情况下提取。

图片

  另一方面,近年来也有报道称,仅仅是铁蛋白的生物核心纳米铁,也可以和蛋白质一样通过内吞作用被吸收,也开发出了与felitin具有同样作用的新型铁材料。

  引用文献

  Lonnerdal B, Bryant A, Liu X, Theil EC.Iron absorption from soybean feritin in nonanemic women. Am J Clin Nutr.2006;83(1): 103 - 7。

  Theil EC, Chen, Miranda C, Janser H,Elsenhans B, Nunez MT,Pizarro F. Schumann K. Absorptionof iron from ferritin is independent ofheme iron and ferrous salts in women andrat intestinal segments. J Nutr. 2012;142(3): 478 - -83。

  Hoppler M, Schonbachler A, Meile L, HurrellRF, Walezyk T., ferriin -iron is released duringboiling and in vitro gastric digestion. J Nutr。

  2008;138(5): 878 - -84。

  增田太郎、川端浩铁:关于作为代谢的关键——铁蛋白供给源的可能性铁蛋白是“第三”营养铁形态吗?化学与生物2017;55(8): 514 - -517。

  Barrett J F, Whittaker P G, Williams J G,and Lind T: Absorption of non-haem iron from food during normal pregnancy. Bmj1994;309: 79 - -82。

  村上亚由美,内田三香子,松浦寿喜,市川富夫:在雌性大鼠中酶处理无铁和柠檬酸铁的铁利用性差异日本营养·粮食学会杂志

  1997;50(1) 31 -36。

  中泽知奈美、柳井美穗、细见充太、吉田宗弘、福永健治:对小白鼠铁营养状态的硫酸铁及血红蛋白饲料的影响微量营养素

  研究2016;33 49 -54。


 

图片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手机扫码分享

关注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